“一带一路”必将走向更大成功

 《一带一路:全球发展的中国逻辑》作者冯并

 

“一带一路”取得更大成功之必然性是因为受到三种力量的支配。这三种力量也就是支持人类经济发展的三个大的规律:

 

第一是人类社会文明发展规律的支配。“一带一路”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植根于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历史土壤,具有轨迹性和轨道性。文明在互动中发生,在交流中发展。互动和交流是人类文明的基本形式。从地球文明诞生以来,我们就这样走过了历史,发展了地球的文明。

 

这种互动和交流要比我们想象的更早。中国史籍记录的丝路开通始于张骞时代,但那只是一个显性的东方记录。丝路只是一个符号,这个符号在李希霍芬的时代才开始认定。回溯这个认定的过程,完全可以将它分为前丝路丝路与后丝路几个阶段。许多考古资料证明,至少在公元5世纪前,丝绸已经在东西方流转,与她前后并列的是青铜黄金冶炼、马匹驯养和羊毛系列产品的出现。只是因为丝绸处于当时交换价值链的顶端,又有交换的度量性,还有地理标志的专利性和高端市场性,引发了长盛不衰的市场追求。前丝路的历史可以延伸到新石器时代末期,陆上丝路经历了几次高潮,在曲折发展中引出了特殊的形态“大航海”。我们目前正处在后丝路的黄金开端,陆路和海路全面互动提升的高级阶段,也即海陆全面联通的阶段。

 

这种互动交流比我们想象的更有对等性和互惠性。不管是东方西方、不同的文明圈、陆地国家海洋国家都有自身的历史贡献,都会有对未来的贡献。从东亚和中国的角度讲,经常提到的是丝绸、瓷器、茶叶、莞香四大商品,还有四大发明引起的文明变革,但马匹、骆驼的驯养、麦类作物的培育种植、羊毛系列产品的开发甚至包括黄金冶炼等等,却来自西亚、中亚和地中海周边地区。至于不同时间阶段动植物基因的对流,就更不在话下了。重要的是,这是对等的互惠的,没有这些历史性的对等互惠交流,也不会有后来物质文明发展的基本前提。

   

这种互动交流也比我们想象的更接近地球文明发展的最终归属。文明冲突似乎是一种流行的宿命,但最终的走向应当是融合。局部冲突会有,但不会是一种常态。冲突与分歧来自于不同的利益诉求,如果我们找到了利益平衡利益共享的道路,和平发展和经济融合必然是多数人的选择。“一带一路”提供了这样一种普遍性的选择。

 

第二是经济地缘规律的支配。世界上存在着不同的经济单元,因此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区域经济,并在上世纪末出现经济圈、经济共同体的多种表述。经济体和经济圈,有的有明显的区位优势,有的要受到一定制约,但这也不是永恒绝对的。一方面,经济圈和特定的经济共同体是经济全球化的过渡形态,最终在过渡中会形成经济一体化下的发展命运共同体。另一方面,不同的区位受到经济地缘规律的支配,在联通中的作用有差别。“一带一路”会缩小这种差别,尽力将个别的优势转化为共享优势,但在架构走向上同样需要遵循经济地缘规律。

 

中国幅员广大,在陆上和在海洋上都有一定的区位优势,因此形成了多条陆上通道和海上通道。陆上通道一般表述为6个。实际上上是8个。海上的蓝色大通道是2个,未来可能是3个。具体的路径会在现代交通条件下有变化,在不同的时代,也有多种地缘因素造成的主干与支干的区分,但都遵循着基本的地缘路径。

 

陆上向西是3条:通向中亚和欧洲,也叫第二座欧亚大陆桥;通向西亚和小亚、地中海;通向南亚,即今天的中巴经济走廊。向南其实是喜马拉雅山的两端和中间的谷地,除了中巴经济走廊,还有中尼高原雪山道和很早就有名的中缅孟印通道、中南半岛的泛亚道路。向北则是明清以来凸现的万里茶道。现在则是中俄公铁运输通道。此外,还有一条历史久远但还没有真正发挥潜力的东北亚通道。这8条通道都有从古到今的地理地缘依据,构成了欧亚“大陆岛”内部纵横交错的丝路网络,也是形成多种形态丝路经济带的依托。

 

目前,这8条陆上丝路通道发育程度快慢不一。最有成效的是欧亚大陆桥和中巴经济走廊。欧亚大陆桥出现在上世纪90年初,据统计,到2016年已经穿行1700对班列,行驶里程总计1700万公里,相当绕地球424圈。到2017年初,已经联接起中国27个城市与欧洲11个国家的28个城市物流。从连云港到鹿特丹、重庆到杜伊斯堡、郑州到汉堡、苏州到华沙。成都到罗马,义乌到马德里和伦敦。最新的动态是重庆到米兰,义乌南通到阿富汗的马赫里扎里夫。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进展快,瓜德尔港竣工并交付使用,巴彦喀拉公路改造项目2020年前竣工,铁路、电力和工业园和农业项目都在规划建设。

 

对于中巴经济走廊,巴官方预计,巴基斯坦目前的经济增速是4.7%,未来八到十年,经济增长率将会达到78%。第二,提供了中国西部能源供给最近通道同时也关联到中亚内陆国家的最近出海口,因此具有公共产品的性质。其最远目标是贸易量占到4%,而且达到这个目标需要一个过程。目前,中国进口石油80%要经过马六甲,运输综合成本比较,大头不仅仍在新加坡,而且在一定的时段里,随着中国对石油需求的进一步增加,绝对数量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陆上丝路联通进展比较有成效的还有:泛亚铁路中线北线轮廓初现。这条铁路的最终意义在于,不仅有效联通中国的西南,也会随着中国高铁网的进一步快速完善,泛亚铁路中线迟早会成为联结欧亚的第三座欧亚大陆桥。

 

海上的路,目前有一种建设三条“蓝色通道”的提法。也是基于地缘地理规律的。第一条自然是最古老的海运中轴线,从东亚经印度洋到地中海。在中国三国时代就基本形成,也是大航海后的主要路线,学者们曾经称之为厄立特里亚贸易即红海贸易。中国为什么全力推进这条传统海路的设施建设,包括斯里兰卡的汉班托港乃至吉布提沿线,并全力支持苏伊士运河的扩容与新首都开发区建设,有参与保障海路安全反恐的需要。有人说是“珍珠链”,是从政治地缘关系着眼,从经济地缘上看,这应当是必须的共产品。

 

第二条是大航海后的“新航线”连着亚非拉、欧洲与北美,现在也是金砖国家的海上纽带。人们发现,随着非洲的港口城市通过铁路联结大陆腹地从希腊比港与匈塞铁路规划开始的“海陆联通”成了新丝路的新的联通模式。蒙内铁路和亚吉铁路就是一个样板。蒙内铁路向西延伸,就是跨洋铁路,“一带一路”终究会使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联结起来。第三条是目前才出现的热点北极航道。

 

第三是受市场经济规律的支配。

“一带一路”的内在逻辑是市场逻辑、发展的逻辑和经济逻辑,政治逻辑会影响它,但有正能量与负能量的区别。有的说法多半基于猜测甚至是莫须有,只能把事情搞得复杂化。因此,从市场和共同发展的角度考虑推进“一带一路”合作,而不是“葫芦搅茄子”,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在今年5月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论坛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阐述了丝路精神,提出十六个字: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前3句是前提,后一句是方法和结果。在早一些时间也多次提出“一带一路共商、共建、共享,都体现了商业精神,体现了“一带一路” 的本质。除此而外,不能有更多的附加。如果非要有什么更多背景分析,我赞同近日在《耶路撒冷邮报》网站发表的一位专家的话,他说,极而言之,“一带一路” 也为通常认为并不十分友好的各国之间提供了携手合作或至少参与多边联合项目的框架,从而促进地区的发展和稳定。他把“一带一路”称为“伞形体系”,可以穿越没有外交关系的国家,例如以色列与沙特。也就说,经济合作是世界和平稳定的催化剂,具有一种超政治的性质。

 

一带一路国际门户网供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